色情小视频大全(无下载免费)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梅府有女初成妃最新章节!

宸妃宫内,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,无数花瓶碎片就这么躺在地上,看起来真的是满目狼藉。

穿着华丽的女人仍旧不停的往地上摔东西,翠果脸色不太好看,这会儿不停的劝说着宸妃:“娘娘,不能这样下去了,小心伤了身子,庸王若知晓娘娘这副模样,他在宫外肯定特别难过。”

“难过?”宸妃冷笑一声:“我以前身份卑微,肯定没资格扶养他,为了避嫌我当年对他特别冷漠,眼下他虽说不表现出来,只怕心里仍旧记恨我,我跟他不亲,我扶他上位,只怕在他心里这一切都是应该的,如今落了难,他心里只会怪罪我无能。”

“娘娘,还是不要这么说了,们是亲生母子,哪有什么隔夜仇,就算有些隔阂也无妨,日后定能消除这些隔阂,就算庸王落了难,往后也有机会,肯定能坐拥江山。”

说到最后面一句,翠果特意压低了声音,生怕会被人听到。

宸妃叹息一声,许是累了,并没有继续摔花瓶,她坐在了贵妃榻上,这会儿阖上眼睛沉思了起来,翠果见状立马吩咐起了小宫女们,小宫女们特别有眼力见,赶忙收拾起了地上的花瓶碎片。

片刻后,宸妃睁开了眼睛,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,开口说道:“对了,婉儿的事情咱们现在就进行,只要能证明婉儿是私生女,这件事必然会祸及到慕容寒冰,说不定皇帝会因此放了慕容云海。”

“可是事情变成这样,皇后不一定会支持咱们,就怕皇后娘娘不跟咱们配合……”

翠果轻声说着,宸妃顿时瞪大了眼睛,冷声说着:“现在本宫的儿子要紧,本宫管不了那么多了,若是这次皇后不配合本宫,往后本宫定然不会跟皇后站在同一边,多年前皇后就斗不过本宫,如今本宫也丝毫不怕皇后……这样,先去找皇后提及此事,若是皇后找借口推辞,咱们就亲自行事,往后就不必跟皇后站在一边了。”

翠果是个聪明的,连忙点了点头,很快去往了皇后的宫殿。

此刻皇后正在手帕上绣花,身旁的芷兰正开口说着:“娘娘,就真的没有一点打算吗?”

制服美眉日系风格的可爱写真

皇后轻笑:“不管以后谁做皇帝,本宫都是母后皇太后,本宫何必费这些心思,况且这个慕容云海看起来确实不太聪明,本宫瞧着他未必能够继承大统。”

芷兰点了点头:“娘娘的意思是咱们日后不会再跟宸妃交好了?如此一来也好,咱们高高挂起,不开罪任何一方,也不用巴结任何一方,这样也算是明哲保身了。”

皇后不以为意:“事情可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,咱们原本跟宸妃站在一头,如今本宫不愿意帮她了,她自然会恼羞成怒,会特意找上门来的,若是本宫不答应,从此以后本宫跟她也就彻底闹翻了。”

还没等芷兰说什么,外面的小太监便前来禀报,说是宸妃身边的大宫女翠果过来了。

皇后扯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:“瞧瞧,人家来了……随便找个理由帮本宫推辞了吧,本宫不打算继续帮宸妃了,本宫没有了子嗣,平日里上心些,这个宸妃只怕找不到任何错处陷害咱们,这么多年起起伏伏都过来了,本宫可不怕宸妃,前几年争斗的厉害,表面上说宸妃每次都赢了本宫,可是本宫每次都没有吃亏。”

芷兰点了点头:“那奴婢这就出去打发了翠果。”

芷兰出门后,立马同翠果说了起来:“翠果姐姐来的真不巧,皇后娘娘身体不适,已经歇息了,若是有什么事情还是等下再过来吧。”

翠果脸色微变,看来这个皇后明显不想继续站在他们这一边,翠果开口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等下再来吧。”

翠果很快离开了,见到宸妃后,一字一句的告诉了宸妃,对于这种情况,宸妃一点也不意味。

宸妃开口说道:“我早就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了,皇后懂得明哲保身,确实长进了不少,她自然知晓经过此事之后会开罪于本宫,但眼下她还是这么做了,看来她已经不怕本宫了。”

顿了顿,宸妃继续说了起来:“算了,这件事情还是搁置在一旁吧,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解决那个婉儿的事情,只要婉儿的事情捅出去了,本宫便有办法留下本宫的儿子。”

“是。”翠果点了点头。

一大早,梅开芍便觉得心里颇为不舒坦,她的眼皮子不停的跳动着,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快要发生了,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。

没过多久,大太监便匆匆前来,云香见大太监过来了,特意将大太监引到了屋里,大太监行礼后,同梅开芍开了口:“太子妃娘娘,陛下有请。”

“陛下怎么会忽然召见我,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原有?”

梅开芍说着,给云香使了个眼色,云香立马拿出了一锭金子,大太监推辞几遍,随后这才收下了金子。

大太监低声道:“陛下原本在

自己的寝宫歇息,后来宸妃娘娘过去了,陛下跟宸妃单独相处,奴才自然不能站在跟前……后来陛下便派人召唤太子,又派了奴才来传唤太子妃,太子身处御书房,御书房离陛下的寝宫近的很,想来这会儿已经到了。”

“多谢大监提点。”

梅开芍客气的应了声,宸妃见了皇帝,皇帝又来传唤他们,想来这件事跟宸妃脱不了干系,宸妃相较于皇后,真的是一个难缠的人物,估计这次又想出了什么馊主意。

梅开芍迈着大步往前,这会儿心里很是急迫,就想搞清楚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前脚梅开芍刚走出去没多久,就见大太监吩咐起了身边的小太监:“悄悄把婉儿小主也请到御书房,若是陛下没召见,就让她待在外面。”

“是。”小太监连忙应了声。

身为皇帝身边的大太监,他怎么可能不知晓这件事,只是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之前,他绝对不可能将这件事传扬出去,也不会为了银钱背叛陛下。

梅开芍一进御书房,迎面感受到了里面沉闷的气息,上面坐着皇帝跟雍容华贵的宸妃,慕容寒冰跪在地上,脸色如霜,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状态。

梅开芍只觉得心头咯噔一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她连忙冲着皇帝跟宸妃行了礼:“儿臣拜见父皇,宸妃娘娘。”

若是换作以往,皇帝早就让她起身了,但是这次却没有,皇帝脸上青黑一片,而且大有越来越黑的趋势。

这下梅开芍沉不住气了,连忙在暗中传音于慕容寒冰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皇上的神色不对劲,同我讲讲这件事情,这样一来我心里有点谱。”

然而慕容寒冰并没有回应,男人武气极高,自然能听的清楚,如今不搭理她,应该是不想说话,梅开芍颇为无奈,这个男人总是这样沉默,如此沉默有什么意思呢?不讲话也解决不了问题。

“慕容寒冰,可知罪?朕最后给一次机会,是朕的骨肉,若是好好更正赔礼道歉,朕还能放一马,若是继续忤逆朕,别说的太子之位保不住,甚至朕能要了的脑袋!”

皇帝冷冰冰的说着,梅开芍脸色难看极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皇帝如此生气,莫非慕容寒冰是做了穷凶极恶的事情?

梅开芍忙在暗中拉了拉慕容寒冰的衣角,慕容寒冰这才有了反应,慢条斯理的瞥了她一眼,随后又对上了皇帝的眼睛:“父皇,儿臣自然相信的本事,是一国之君,高高在上,父皇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,儿臣甘愿受罚,之前事情并非父皇想象的那样,父皇不要被奸佞小人迷惑了。”

说罢,慕容寒冰瞪了宸妃一眼,这样的眼神带着杀伤力,宸妃只觉得身上特别寒凉,下意识颤抖了几下,心想这个慕容寒冰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宸妃咬了咬牙,这会儿继续对上了慕容寒冰的眼睛:“太子爷,本宫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,如今也不会过来跟陛下讲这件事,太子爷以为自己做的万无一失,实际上漏洞百出,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这句话说的不无道理。”

“我根本不懂娘娘的意思,既然娘娘有证据,那便拿出来吧,如今空口无凭,大家说来说去也挺没意思的。”

慕容寒冰面色不改,他轻声说着,眼眸里带着明显的不屑。

宸妃请示起了陛下:“陛下,既然太子爷都这么说了,那咱们不妨把人证唤出来,否则太子爷还以为臣妾正在诬陷他呢。”

“也好,这个逆子不到黄河心不死,看来朕是等不到他的忏悔跟道歉了。”

皇帝好像对慕容寒冰特别失望,他看向了大太监:“传人证吧。”

“是。”大太监应了声,很快走了出去,片刻后带着一个老嬷嬷进了御书房。

老嬷嬷跪在地上行了大礼,皇帝摆了摆手,一副特别不耐烦的样子:“行了,这都到什么时候了,就不要在乎这些虚礼了,尽管将自己知晓的事情说出来,朕会饶了一命的。”

“是。”老嬷嬷应了声,随后又看向了慕容寒冰,她一把扯住了男人的裤腿:“太子爷,是老奴对不起这件事情,老奴本不应该说出去的,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,若是老奴再不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,只怕老奴死了就会被扔进林里,最后连个棺材也没有。”

慕容寒冰蹙着眉头,冷漠的说着:“够了,本宫从来都不认识,何必假惺惺的在本宫面前演这场戏?”

说罢,慕容寒冰一脚踢开的老嬷嬷,老嬷嬷吃痛,这会儿正躺在地上痛苦的嚎叫。

“本宫找来可不是为了过来叙旧的,有什么事情赶紧说出来,陛下日理万机,不要耽误了他的时辰。”

宸妃开口说道,实际上这会儿心里痛快的很,这个老嬷嬷倒是聪慧,如今竟然这么会作戏,如此一来,陛下只会越发疑心慕容寒冰。

老嬷嬷当年确实扶养了婉儿,但她并不认识慕容寒冰,说这番话只是为了做戏给皇帝看。

老嬷嬷开了口:“当年太子爷的生母与人苟合,生下了一个小女孩,奴才机缘巧合下扶养了这个孩子,见孩子生的可爱,奴才也不忍心舍弃了孩子,待孩子长大了,奴才就将她送到了旁处做工,那孩子根本不知道我是她的养母,我送出去的时候那孩子还小,必然已经忘了我。”

闻听此言,梅开芍顿时明白了,原本陛下是因为婉儿的事情才大发雷霆,纸里包不住火,这件事情终究是被抖落出来了,就是没想到来的竟然这么快。